印刷工价

星期四, 03 13, 2014

印刷工价的发展变化是当代社会发展变化的缩影。政府的政策、大的经济环境、出版行业的发展所带来的成都印刷行业的变化,成都印刷行业发展中自身存在的问题,这些因素都影响着成都印刷工价的变化,但最终决定成都印刷工价的是市场,而对于成都印刷市场的变化,成都印刷厂真正的出路还在于转型升级至云印刷

成都印刷工价是近几年成都印刷业内讨论最多的话题,一方面印刷工价近十年一路下滑,大部分成都印刷厂惨淡经营,勉强维持;另一方面一部分成都印刷厂还在降低成都印刷工价强力支撑。这让成都印刷业外人士看不明白成都印刷行业了,印刷工价下跌了,还在上设备还在接单,看来成都印刷行业利润大得很哪?一年之计在于春。成都印刷人对成都印刷行业发展有什么样的梦想与期盼?新的一年成都印刷业又将面临什么样的机遇与挑战?成都印刷企业老总、一线成都印刷串串以及成都印刷行业服务者给出了他们对成都印刷业发展形势的看法。

成都印刷市场现状对成都印刷工价的影响

  • 供求关系成为确定成都印刷工价的决定因素

作为成都印刷加工行业一员的成都书刊印刷企业准入门槛低,没有自己的产品,成都印刷厂依据成都出版社订单组织印刷生产,不存在成都印刷品积压,相对风险小,对于小额投资又求相对稳定的投资者而言,是一个优选行业。而没有自己的产品,优胜劣汰这一制造业通行的法则在成都印刷加工业中便有些失灵,加之缺乏严格的退市机制(今世缘印务注:有些成都印刷厂即使做不下去了,也可以转给其他成都印刷厂或成都印刷串串做),所以只要设立了成都印刷企业就能长期生存。这种政策导向使得成都印刷市场自发、盲目地发展,印刷设备能力的供给和图书市场的需求严重失衡,供求关系成为确定成都印刷工价的决定因素。在这种情况下,成都出版社有了多种选择的权利,也拥有了以压价降低其生产成本的条件。当一方处于决定另一方生存的绝对地位时,成都印刷工价的主导权就形成了,成都印刷厂只能服从服务于成都出版社,处于完全被动接受的状况,导致成都印刷工价长期走低。

  • 不同所有制成都印刷企业间的竞争影响重大

民企、外企初入成都印刷市场时,对解决“求大于供”的市场现状起了积极的作用,在这种充满了竞争活力的体制和机制影响下,对国企的改变和发展也是有力的推动。但成都印刷企业间有着必然的竞争关系,成都印刷市场是一定的,谁都想争得一块蛋糕。成都印刷企业的利益各不相同,但盈利都是其相同的目的,随着供求比例的失调,不同所有制成都印刷厂自身条件的不同导致成都印刷厂之间竞争已无规则可言。相互压价,每个成都印刷厂据自身的条件可以自由选择,对整个成都印刷行业而言,这种看似合情合理的自由选择进一步破坏了成都印刷工价的底线,导致成都印刷工价长期走低。

成都印刷企业在谈及成都印刷工价的调整时大都不愿提及成都印刷技术进步,因为其对厂的印刷工价调整有弊无利。近十年是成都印刷工价一直处于剧烈下滑通道,同时也是成都印刷技术发生深刻变化的时期。成都印刷工业告别了铅与火,迎来了光与电,后来发展到数字印刷,而今又迎来了云印刷时代。新技术、新工艺、新材料的应用大大提高了印刷生产效率,减少了成都印刷工人的劳动强度。但是成都印刷技术改造需要投资,各项成本的上涨与生产效率的提高给厂的印刷工价带来的影响是不均衡的。而成都印刷厂之所以还在坚守,与生产效率的提高有着重要关系,试想如果还是落后的印刷设备,大量的人工劳动,成都印刷厂还能坚守吗?成都印刷技术进步所带来的“副作用”是降低了成都印刷厂对调整成都印刷工价的期望。

  • 成都印刷市场价格偏离了价格构成的基本要求

按照社会平均成本和平均利润制定的价格是商品的市场价格,这是价格构成的基本要求,而供求关系等因素致使成都印刷工价偏离了这一基本要求。从成都印刷厂的生产成本和利润看,边际贡献是产品的销售收入减去相应的变动成本的差额,再减去固定成本,就是利润。而边际贡献率就是边际贡献在销售收入中所占有的百分比。据成都印刷协会组织的成都印刷工价调研数据显示,成都印刷厂按现行的成都印刷工价标准组织生产,边际贡献率(今世缘印务注:边际贡献率也即毛利率,是指边际贡献在销售收入中所占的百分比。通常,边际贡献率是指产品边际贡献率,可以理解为每一元销售收入是边际贡献所占的比重,它反映产品给企业做出贡献的能力。边际贡献是指销售收入减去变动成本后的余额,常常被人们通俗地称作毛利。它是管理会计中一个经常使用的十分重要的概念。)均在15%以下,这反映了近年来由于印刷工艺的变化,直接材料和直接人工等变动成本不断上涨的趋势,而固定成本与变动成本基本持平,也反映了近年成都印刷厂印刷技术进步提高折旧,尤其是刚性增长的各项社会保险等固定成本增长的趋势。变动成本和固定成本两项相加则生产成本已接近或超出销售收入,经营结果是微利或无利可言。偏离了价格构成的基本要求,这是大多数成都印刷厂的现实困境。

在1993年放开图书定价权之前,图书定价的确定大体是出版、印刷(含纸张)、发行各占三分之一,应该说这时各方的利益是透明的。又因那时的读者购买力有限,图书价格的制定还是合理的。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图书价格也偏离了价格构成的基本要求。同样纸张、印张、印数的书定价悬殊,图书定价成为一种营销策略,作为成都印刷人,想要透过现在的图书定价来分析成都出版业的生产成本已不可能。原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在2010年谈及出版社转企改制的成果时说,转企改制前大部分出版社利润率在6%~10%。然而,现在大部分出版社的利润率已不比以往,虽然成都出版社和成都印刷厂相比日子好过得多,但在成都出版社利润较低的情况下,不可能指望成都印刷工价的调整符合价格构成的基本要求,从而使大部分成都印刷厂摆脱困境。

2014年,成都印刷梦想:愿成都印刷工价回归理性,望成都印刷行业获得扶持

现在的成都印刷工价跌到了低谷,各种商品都在不停地涨价,唯有成都印刷工价不升反降。盼望2014年印刷工价能够理性回归,符合价值规律。承印绿色印刷教材给企业增加了不少成本,也希望国家出台政策给予补贴。

    ——四川XX新华印刷厂厂长

在成都书刊印刷企业,唯有印刷工序还有点微薄的利润空间,制版和装订工序都处于亏损状态。加之教材让利太多,出版社只能在教材印刷费上做文章,印刷工价一压再压。为了生产绿色印刷的教材,许多成都书刊印刷厂投入巨资改造工艺,引进设备和产业升级,使印刷成本增加,但国家没有出台相应政策进行补贴。在新的一年里,国家能尽快制定出台绿色印刷补贴办法,帮助成都书刊印刷厂渡过难关。

谈到印刷工价,成都今世缘印刷印刷公司则希望整个成都印刷行业能走出价格战的泥潭,摆脱无序竞争的困境。厂的印刷工价恶性竞争肯定不利于整个成都印刷行业的健康发展,因为无序竞争和过度扩张倒下的福州千帆就是很好的例子。福州千帆在成都的印刷工价压得很低,有些成都印刷厂去投标,发现福州千帆报的成都印刷工价,连直接印刷材料成本、税收和印刷设备折旧都不够。2013年11月底,福州千帆倒掉了,成都印刷厂才知道他们急速扩张,需要大量现金还贷。而福州千帆这样的成都印刷厂不止1-2家。特别是成都拼版印刷行业,由于同质化严重,且客户相互重叠,

在成都印刷企业尝到恶性竞争苦果、成都印刷客户了解到低价无好货的时候,成都印刷工价也许会有相对理性的回归。今世缘印务希望2014年成都印刷企业能够加强自律,让成都印刷工价回归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