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印刷的奇葩_藏族雕版印刷技艺

星期二, 12 20, 2011

藏族雕版印刷工艺 雕版印刷起源于南北朝后期,后来被活字印刷术所取代。一千多年过去了,印刷术已经发展到了数字印刷、高速彩印和绿色印刷的时代。而在雕版印刷发源地之一的四川印刷行业还保留着古老的藏族雕版印刷技艺,每天,德格印经院几十位工匠在几十道工序的劳作中,用纯粹的手工技艺制作出一本本经书。

德格在藏语中意为“善地”。德格县位于四川省甘孜州西北部,青藏高原东南缘。这是一个以藏民族为主的多民族聚居县,藏族居民占县总人口的96%左右。这里遍布高山大川,风景壮美,但交通不便,较为闭塞,藏民族的传统文化在此环境中得到了较好的保存。素有“藏文化大百科全书”之称的德格印经院就坐落在德格县城。

德格印经院全名“西藏文化宝藏德格印经院大法库吉祥多门”,又称“德格吉祥聚慧院”。传说,一个叫拉绒的人,用牦牛驮着自己精心刻好的经书木板,去奉送给德格土司登巴泽仁,在经过现印经院的地址时,牦牛受惊,经板散落在地上。因为这个暗示,登巴泽仁土司于公元1729年,在此动工修建了印经院,刚开始仅仅用来收集和储存大藏经《甘珠尔》书板。

三百年过去了,经过历代德格土司的扩建,德格印经院中库藏的木刻印版,数量已达到32万块,包括典籍830余部,文献总字数5亿之巨,以收藏藏族文化典籍最广博、门类最齐全而成为整个藏区最大的印经院。2006年,“德格印经院藏族雕版印刷技艺”被列入国家级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藏族雕版印刷工艺流程

德格印经院藏族雕版印刷工艺大体可分为裁纸、颜料加工、印刷、装订四个流程,又细分有泡纸、兑墨、研制朱砂、取版、印刷、晾晒、洗版、归库、分页、校对、装订等10余道工序,完全由人工完成,用于印刷的木刻经版也是数百年流传下来的。

  • 造纸工艺

德格土司时代,经书制作各阶段的工艺都是立足于当地自然环境,完全自给自足,纸张都使用当地传统工艺制作的藏纸。现在的印经院印制经书所使用的纸张,都是从成都纸张市场购买的现代用纸。但是,印经院仍然保留着藏纸的生产,延续着这项传统技艺。

德格印经院许多经文和画像的用纸,完全是德格印经院用传统手工方法自制出来的。但造纸原料却十分独特,是一种叫“阿胶如交”的藏药材——瑞香狼毒草的根须,含轻微毒性。制作技艺属于浇纸法系统,独具特色。所生产的藏纸(又称德格纸)不会被虫蛀,色微黄,较粗较厚,吸墨性能很强,份量轻,久藏不坏,纤维柔软韧性好,不易碎,还可防鼠啮,非常适合用于文献保存。

女工们将内层的纤维撕下来刮成细条,放在沸水中煮两三个小时,然后用木槌在石臼里把煮好的草根打成浆状,再搁到酥油茶桶里捣成纸浆。“阿胶如交”的根分为内、中、外三层,可以分别制作三种不同质量的纸。其中用中层制作的纸,质量最好,是原来德格土司的公文专用纸。如果内层和外层合用,则是二等纸,主要用来印刷。如果内、中、外三层合用,则是三等纸,纸质较厚,纤维较粗,但很结实,后来德格印经院用的就是第三种纸。

1958年,德格印经院停止生产藏纸。2000年,印经院请一位80岁的老人教年轻人制造藏纸,初步抢救了这门传统技艺。而现在印经院印经所使用的纸张,必须提前用水浸泡后,才利于上墨。

  • 制版工艺

德格印经院的经版选用红桦木为原材料,微火烤脱水后在畜粪堆沤数月,再取出水煮、烘晒、刨光,可几百年不变形,最宜用来雕刻文字或图画。印经院的经版文字雕刻很深,而且书法十分优美,适合反复印刷,在印制中形成了许多独特的技艺。

经版雕好后,前后还要经过12次严格审校。校改无误的印版放在酥油中浸泡一天,取出晒干,再用一种叫“苏巴”的草根熬水刷在经板上,作为防蛀的药水。晾干后,一块成品印版才算完工。

  • 印刷工艺

德格印经院的印刷流程,后来仍然完全延续了传统的印刷工艺。整个印刷过程由三个人组成,一个人负责更换操作登上的印版,并且搬走印过的经版,搬来新的经版。一人刷墨汁,一人印制,真正在实施汉语中的“印刷”二字。

每天傍晚,印刷工人都将纸张用水浸泡。浸泡后的纸张,被压上四五十斤重的大石头,用一个晚上的时间,将水慢慢挤出。在第二天使用的时候,纸张就变得潮湿柔软,墨迹印上去才不会散开。

印刷可以说是两个人的绝活。坐在高凳上的人在经版上拓墨、搁纸、定位,坐矮凳的人先递纸,再用布卷滚筒迅速从下到上滚过纸面,如此循环操作。他们前仰后合的动作,形成非常鲜明的节律。两人合作,一天大约能印2600页经文。

为了保护德格印经院这个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严防发生火灾,印经院里至今没有引入电线,没装一只灯泡,工人们要在半开放空间里工作,借助天然光线寻找印经版。因而在寒冷的冬季无法工作,每年的印刷时间限制在4月底至9月。

藏族雕版印刷技艺的发展现状

一直以来,德格印经院印售的经书典籍都以其高品质、权威性以及传统工艺制作的独特性而为广大藏族群众所认可和喜爱,每年藏区的寺院、信教群众对德格印经院经书的需求量非常大。这些珍贵雕版,兼收并蓄藏传佛教各教派的代表性经典著作,内容涉及藏区宗教经典论释、天文、地理、历算、历史、科技、医学、数学、文学、藏文文法等藏族文化大、小五明学的各个方面,还珍藏了大量的古代亚洲文化思想史料,特别是还以收藏有一批稀世孤本而著称。如刻制于1703年(康熙四十二年)(应该为宋代)的《般若八千颂》,在印度早已失传的《印度佛教源流》;如早期藏医药名著《四部医典》,是研究佛教和医学最古老的唯一珍藏本。

德格印经院的270万多块印版,深深刻下了雪域文化的记忆,为印经院赢得了“世界藏文化大百科全书”、“藏族地区璀璨的文化明珠”的盛名。它是中国乃至世界上藏文印经版保存最多、内容最丰富的印经院,堪称藏族传统文化的一个宝库。每年从这里印出的典籍经书销往中国各地以及印度、尼泊尔等国。

藏族雕版印刷技艺的传承意义

作为藏族地区三大印经院(拉萨印经院、拉不楞印经院、德格印经院)之首的德格印经院,因其广博的藏族文化典籍收藏、严格的勘校、精湛的刻工技艺和高质量的印刷,使得德格版经书在藏族地区及国内外的藏学界广泛流传,十分有名。出于对信仰的极端虔诚,德格印经院对每一道工序的处理都异常严格。

德格印经院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图书馆、藏书楼,它的雕版印刷从制版、雕刻、书写、制墨、造纸、印制工艺等,都基本保持了13世纪以来的传统方法,为已消失的世界印刷文明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原始例证。就算到了印刷业比较发达的时代,那里仍然保留了古老的传统——手工操作。人们都在努力留住这些珍贵的记忆,因为这记忆也是一个民族生存、发展的根。但是,后来由于制造的手工生产成本颇高,工艺复杂,藏墨生产工艺尚未恢复等问题都没有解决,加上活字版技术又被更先进的电脑照排所替代,德格印经院藏族雕版印刷技艺传承遇到了困难,亟待对此采取措施进行保护和实现传承,使这一中华民族的一个耀眼的文化遗产能够长留于世。

学者对木刻印版的保存有着深深的忧虑,而印经院作为一个活态的图书馆又有着它自己的生命节律。人们日复一日地劳作,日复一日地朝拜,德格印经院就这样静静地伫立于刺目的高原阳光下,迎接着一轮又一轮的拜谒和观赏。

古老的传统印刷工艺与现代互联网科技也有相结合之处。2007年,涵盖德格印经院历史、典藏、工艺、保护等内容的中英双语网站开通,将这里古老的藏文化与外部广阔世界紧密联系在一起。网站还为印经版的复刻工作展开了募捐活动。

藏族雕版印刷技艺—四川印刷的一朵奇葩,今世缘印务希望她永远在高原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