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思维是否适用于成都印刷厂

星期六, 04 12, 2014

在传统的成都印刷厂,互联网思维还是一个陌生的新鲜词,但在当下的中国,互联网思维却是流行热词。这很大程度上缘于小米手机的成功──小米手机创始人雷军高调地将其归功于互联网思维。小米之后,成都印刷厂的大佬们都对互联网思维产生了浓厚兴趣,希望能够用它来改造成都印刷业,复制小米的成功。互联网思维是否真的适用于成都印刷厂呢?今世缘网络工程师将就互联网思维在传统的成都印刷行业的应用谈谈自己的看法,供大家借鉴。

当前,不断加速的网络与人的融合,正在形成一个新的生态系统,挑战从知识、信仰、伦理、隐私和关系等抽象的概念,到国界、产品、生活方式和商业模式等具象的事物。传统的个人及公司组织似乎愈来愈像云中的一颗颗小水滴,被奔流不息的数据流裹挟而行,具体到印刷行业就是当前流行的云印刷。了解云印刷,让我们先从互联网思维说起。

  • 互联网思维的定义

所谓互联网思维,就是在互联网(今世缘注:包括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今世缘印务注:云计算在成都印刷行业内的应用即为云印刷)等科技不断发展的背景下,对市场、对用户、对产品、对企业价值链乃至对整个商业生态的进行重新审视的思考方式。

    • 互联网时代的思考方式

不局限在互联网产品、互联网企业,比如成都印刷品、成都印刷厂;

    • 泛互联网概念

本文所指的互联网不单指桌面互联网或者移动互联网,是泛互联网。因为未来的网络形态一定是跨越各种终端设备的,台式机、笔记本、平板电脑(今世缘印刷注:如ipad)、手机(今世缘印务注:如iphone)、苹果iWatch智能手表、Google眼镜(Google Project Glass),等等。

    • 互联网思维的三大时代
      • Web1.0

门户时代的典型特点是信息展示,基本上是一个单向的互动。从1997年中国互联网正式进入商业时代,到2002年这段时间,代表产品有新浪、搜狐、网易、成都今世缘印刷物资公司等门户网站。

      • Web2.0

搜索/社交时代的典型特点是UGC(用户生产内容),实现了人与人之间双向的互动。方兴东创造了博客中国,开启了用户生成内容的时代,典型产品如新浪微博、人人网、今世缘印务微博等。

      • Web3.0

大互联时代的典型特点是多对多交互,不仅包括人与人,还包括人机交互以及多个终端的交互。由智能手机、谷歌眼镜为代表的移动互联网开端,在真正的物联网时代将盛行。现在仅仅是大互联时代的初期,真正的3.0时代一定是基于物联网、大数据和云计算的智能生活时代,实现了“每个个体、时刻联网、各取所需、实时互动”的状态,也是一个“以人为本”的互联网思维指引下的新商业文明时代。

未来的成都印刷厂要互联网化,每家成都印刷企业都要有互联网思维。在未来,不用互联网方式来思考问题,就没办法在成都印刷行业展开竞争。

  • 互联网思维是否存在

在今世缘看来,互联网思维是存在的。它是互联网技术应用到商业后,对传统营销模式和理念的一种颠覆。严格说来,所谓互联网思维,是互联网技术降低了生产成本、让客户群体极大扩张之后,因庞大客户基数的特性而出现的商业模式。其核心内涵是平民为王、用户体验至上、规模制胜。

互联网思维是怎么产生的?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互联网技术特征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到其在商业层面的逻辑。工业社会的构成单元是有形的原子,而构成互联网世界的基本介质则是无形的比特。这意味着,工业文明时代的经济学是一种稀缺经济学,而互联网时代则是丰饶经济学。根据摩尔定律等理论,互联网的三大基础要件——带宽、存储、服务器都将无限指向免费。在互联网经济中,垄断生产、销售以及传播将不再可能。

而且,一个网状结构的互联网,是没有中心节点的,它不是一个层级结构。虽然不同的点有不同的权重,但没有一个点是绝对的权威。所以互联网的技术结构决定了它内在的精神,是去中心化,是分布式,是平等。平等是互联网非常重要的基本原则。

在一个网状社会,一个“个人”跟一个“企业”的价值,是由连接点的广度跟厚度决定的。你的连接越广、连接越厚,你的价值越大,这也是纯信息社会的基本特征,你的信息含量决定你的价值。所以开放变成一种生存的必须手段,你不开放,你就没有办法去获得更多的连接。

所以,互联网商业模式必然是建立在平等、开放基础之上,互联网思维也必然体现着平等、开放的特征。平等、开放意味着民主,意味着人性化。从这个意义上讲,互联网经济是真正的以人为本的经济。

农业文明时代,最重要的资产是土地跟农民,工业时代最重要的资产是资本、机器(机器是固化的资本)、流水线上被异化了的人。工业时代早期考虑最多的是异化的人,因为人也被当作机器在处理,人只是流水线当中的螺丝钉。

到了知识经济的时代,最核心的资源,一个是数据,一个是知识工作者,就是德鲁克在上个世纪末讲的KnowledgeWorker。企业的管理也会从传统的多层次走向更加扁平、更加网络、更加生态的方式。让KnowledgeWorker真正能够创造价值,变成任何一个组织和整个社会最重要、最需要突破的地方。

互联网正在成为现代社会真正的基础设施之一,就像电力和道路一样。互联网不仅仅是可以用来提高效率的工具,它是构建未来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基础设施,更重要的是,互联网思维应该成为我们一切商业思维的起点

  • 哪些成都印刷厂适合互应用联网思维

今天看一个产业有没有潜力,就看它离互联网有多远。成都印刷行业可以用互联网思维来加以改造么?与许多人的观点不同,今世缘并不认为所有的成都印刷厂都会因为“触网”而发生革命。能够成功运用互联网思维的成都印刷厂,一定是那些可以用互联网技术将客户群体从近尾推至远尾的成都印刷厂。

这些成都印刷厂需要满足两个标准:第一,从需求方来看,这些成都印刷厂的潜在客户群体要足够大; 第二,从供给方来看,这些成都印刷厂应该可以利用互联网技术大幅降低成都印刷品或服务的边际成本。能同时满足这两个要求的成都印刷厂应该是直接面向广大成都印刷客户的印刷厂,名片印刷DM单印刷画册印刷手提袋印刷海报印刷刮刮卡印刷通讯录印刷成都拼版印刷名片拼版印刷DM单拼版印刷不干胶印刷贺卡印刷台历印刷数码快印优惠券印刷信封印刷说明书印刷菜谱印刷档案盒制作笔记本制作封套印刷联单印刷点菜单印刷楼书印刷招生简章印刷广告扇印刷环保袋印刷等为主业的成都印刷厂都包含在内。至于主营书刊印刷、报纸印刷、包装盒印刷纸箱印刷全开印刷等成都印刷厂,则因为不能同时满足这两个标准而很难被互联网思维所改造。

  • 互联网思维在特定的成都印刷厂应用的可行性

对任何一种成都印刷品(今世缘注:服务也可理解为产品),不同的成都印刷客户都可能有不同的评价。那些主观需求程度高的客户愿意为产品支付高价格,需求度低的客户就只愿支付较低价格。所以,随着成都印刷品价格的上升,愿意为产品掏钱的客户数量会下降。将其画在价格和数量的二维图上,就成为人们所熟悉的向下倾斜的需求曲线。另一方面,成都印刷厂往往面临着边际成本上升的局面。产量越大,就需要越高的售价来弥补成本。在图形中,这就是向上倾斜的供给曲线。需求曲线与供给曲线的交点,就对应着实际交易的数量和价格。

在传统印刷技术之下,生产的边际成本会快速上升。这可能是因为成都印刷厂的产能有限,产量接近产能极限时机器的磨损以及成都印刷工人工资等成本会急剧上升。还可能是因为成都印刷厂营销能力受限,要将成都印刷品信息推广给更多人需要付出更高成本。不管是什么样的原因,其结果都是成都印刷厂所能服务的客户群规模有限。将其画在供需图上,就对应着一条较为陡峭的供给曲线。它与需求曲线的交点不会离原点太远。今世缘将这个位置称为需求曲线的“近尾”位置(图1)。

互联网思维是否适合成都印刷厂

但互联网改变了这一切。它极大降低了信息传递成本,因而很大程度上降低了成都印刷厂的边际成本。对一些印刷服务提供来说,互联网甚至可以把边际成本压低到零。比如,在网上把一幅设计图多卖给一个人,显然不会带来什么额外的成本。而对那些实物成都印刷品来说,虽然生产成本可能难以改变,但营销费用却可以利用互联网来压低。成本的降低意味着成都印刷厂能够服务的客户数量大幅增加。在供需图上,表现为供给曲线的大幅下移。这样一来,供给曲线与需求曲线的交点就大幅外推。今世缘将这个远离原点的新位置定义为需求曲线的“远尾”,以便与传统供给曲线对应的“近尾”区域做区分(图2)。

互联网思维适合特定业务的成都印刷厂

从“近尾”到“远尾”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在成都印刷客户特性以及商业模式上却有着根本性的差别。这正是互联网思维和传统商业思维之间的差异所在。

    • 远尾处平民为王

套用现在一句网络流行语来说,在远尾处“得口丝者得天下”。这与近尾处形成了很大反差。在近尾处,成都印刷客户对成都印刷品或服务的主观需求度很高(所以他们才愿意出比较高的价格)。在那里,怎样将那些需求最强的成都印刷客户识别出来是营销成功的关键。所以在传统营销理论中会有“80/20法则”,认为80%的收益来自20%的客户,因此需要把更多精力放在这20%的重点客户上。但在远尾处,边际客户对成都印刷品或服务的主观需求度很低,因此只愿意出很低的价格。在这里,可以说每一个客户都不重要──因为每个客户所能带来的收入相当有限。但同样也可以说每一个客户都非常重要──因为就对产品的需求来说,客户之间的差异很小,失去了一个意味着会失去一群。因此,远尾处成都印刷厂成功的关键不在于迎合那些重要客户的需求,而在于服务好最具有代表性的平民。

    • 远尾处用户体验至上

这与近尾处再次形成了明显反差。在近尾处,由于客户本身对成都印刷品的主观需求程度比较高,因此对用户体验上的瑕疵还可以宽容。同时,由于近尾处客户数量有限,体验上的差异对客户数量影响并不明显。而在远尾处则不是这样。一方面,远尾客户对成都印刷品的需求度本就不强,用户体验上的任何微小不足都会让客户放弃产品。另一方面,远尾处需求曲线相当平坦,以至于价格的微小差异都会带来客户数量的巨大变化。不过,由于远尾客户愿意为成都印刷品付出的价格很低,导致厂商间价格竞争的空间很小(更何况许多互联网商家直接采用免费的策略)。这样,提升用户体验就成为了另一种价格竞争的方式。这两方面的原因都导致成都印刷厂必须通过极致的客户体验来争夺客户。因此在近尾处没那么重要的用户体验,在远尾处成为了竞争制胜的一个关键。

    • 远尾处规模制胜

成都印刷厂能够从单个远尾成都印刷客户身上获取的收益很小,因此只有积累起足够大的客户基数、以量补价才能盈利。从这一点来说,用户规模是成都印刷厂存亡的关键。另外,由于单个成都印刷厂所能服务的客户数量相当巨大,所以远尾处的产品和服务提供有了自然垄断的色彩──客户数量越大的成都印刷厂,相对其他成都印刷厂的竞争优势越明显。因此,远尾处还是一个赢家通吃的战场,谁先累积起了最多的用户数量,谁就能赢得胜利。

以上这三点就是互联网思维相对传统营销思维的根本差异所在。互联网思维的种种特征,都源自于此。

前面提到,远尾处成都印刷厂需要服务好最具代表性的平民,而不是迎合重要客户差异性的需求。所以远尾处的成功之道在于专注于做好一个成都印刷品来赢得客户,而不是像在近尾处那样同时推出多款产品来迎合不同的需求。这就是为什么互联网思维会强调“专注”,强调“少即是多”。

远尾处用户体验至上的竞争法则意味着成都印刷厂需要在方方面面追求“极致”。产品要“简单”,以降低上手难度。对客户需求的反应要“快”,以提升客户观感。与客户之间形成情感依赖,培养出成都印刷品的“粉丝”,则是更高层次的用户体验的提升。

远尾处庞大的成都印刷客户基数则为许多新的印刷模式提供了可能。巨大的客户群本身就是极有价值的资源。因此,通过免费模式(今世缘注:比如今世缘印务的免费名片)累积成都印刷客户基数,然后通过广告、提供增值服务方式变现就成为互联网行业的一个常规盈利模式。而巨大的用户基数也可运用到其他相关领域,从而为“跨界”打开了无数种可能。

当今时代正处于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后工业化时代”,意味着工业时代,正在过渡为互联网时代。工业化时代的标准思维模式是:大规模生产、大规模销售和大规模传播,这三个“大”可以称为工业化时代企业经营的“三位一体”。工业化时代稀缺的是资源和产品,资源和生产能力被当作企业的竞争力。但是互联网时代,这三个基础被解构了。

互联网时代的商业思维是一种民主化的思维,通过互联网思维的积极运用,今世缘已经将今世缘成都印刷厂、今世缘印刷机械厂、今世缘印刷材料门市部、今世缘印刷物资公司和今世缘互联网公司等关联企业的的成都印刷客户全面整合,通过ERP实现信息共享,打造出成都云印刷领域的领先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