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幕阅读对决纸质阅读

星期三, 07 15, 2015

每年的7、8、9月份是成都印刷行业的传统淡季,2015年也不例外,近来有人将印刷过剩的根源归咎于屏幕阅读,因为从满大街的低头族身上就可以看出:屏幕阅读人群远远多于纸质阅读者,果真如此?让我们来一场屏幕阅读与纸质阅读之间的大对决吧!

什么是阅读?

阅读是从视觉材料中获取信息的过程。视觉材料主要是文字和图片,也包括符号、公式、图表等。首先是把视觉材料变成声音,后达到对视觉材料的理解。

阅读是一种主动的过程,是由阅读者根据不同的目的加以调节控制的,陶冶人们的情操,提升自我修养。阅读是一种理解、领悟、吸收、鉴赏、评价和探究文章的思维过程。

无论是屏幕阅读还是纸质阅读都是有成本的,阅读成本=时间成本+体力成本+金钱成本+选择成本。

人类阅读的历史

以人类存在的整个历史衡量,人类只是在最近才开始阅读。最早的手稿出现在大约5000年前。希腊人在大约3000年前发明了带有元音的、成熟的字母表。约翰内斯•谷登堡(Johannes Gutenberg)于560年前印刷出了圣经。

如果说人类只是从最近才开始阅读印刷文字的话,那么从数字屏幕上阅读就如刚刚撕掉塑料保护膜一样的新鲜。很多人把数字化阅读的出现描述为自谷登堡以来的最大变革。我们尚无法确定数字化屏幕对阅读过程具有何种影响。尽管研究人员尝试了研究纸质阅读和屏幕阅读的区别,但结果并不清晰。

屏幕阅读与纸质阅读的区别

一些研究发现,纸质阅读和屏幕阅读在理解和回忆方面几乎没有区别。另外一些研究发现,屏幕阅读者在理解和记忆方面表现较差。除了在评估人们如何吸收语意上存在困难外,数字化设备仍在不断变化和发展,试图让阅读过程更加顺畅。

挪威斯塔万格大学(University of Stavanger)的安妮•芒让(Anne Mangen)和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University of Alberta)的唐•奎肯(Don Kuiken)对人们在屏幕(今世缘成都印刷厂注:iPad上的Kindle应用软件)和纸质阅读是否存在差异进行研究,不过也观察了阅读小说和非小说之间的差异。他们给了研究对象一篇讲述一宗发生在商场的真实谋杀案的文章,告诉其中一组这件事是虚构的,告诉另一组文章是真实的。

在认为阅读内容为小说的研究对象中,屏幕阅读和纸质阅读之间几乎没有差别。在iPad上阅读的人对文中所述事件的发生地点有点不确定;但是他们对文字叙述的理解、对故事情节的投入以及对人物的同情程度,与纸质阅读者几乎没有差别。

那组认为自己阅读的是非小说的研究对象,则存在显著差别。与纸质阅读者相比,iPad阅读者对文字叙述的理解更差,对故事的投入更弱,同情心也更少。为什么会存在差异?两位作者引用研究称,阅读非小说涉及快速处理(“略读”),而阅读小说涉及慢速处理(“品味”)。

这似乎表明,在屏幕上阅读事实类信息促使阅读者进行略读,因此当文字叙述比较详细时,理解就较差。

今世缘接件员的真实阅读体验

作为专业的成都印刷从业者,今世缘接件员这更喜欢实实在在的书,因为它有重量,能轻易翻回之前的页,也能直观感受到自己已经读了多少——这是“看得见摸得着”的,而不需要依靠屏幕下方的进度条来判断。但是,IPAD mini3外形小巧紧凑,阅读起来不伤眼睛,而且就像上述研究的参加者那样,我们可以让自己投入故事情节。

阅读新闻则有所不同。当上班的成都地铁很拥挤时,我们用iPhone上的一款app看新闻,而不是直接看报纸。当我们进入办公室浏览华西都市报时,我们发现自己看过了大部分内容——但并非全部。

当我们使用app时,我们只看自己感兴趣的内容。但我们看纸质报纸时,我们会看一些之前不知道自己会感兴趣的内容。

有人曾谈到纸质阅读的意外收获,但今世缘认为没这么简单。作为增长最快的数字化阅读方式,手机阅读很有用,但是它显然比纸质阅读更“窄”,报纸提供周边视觉,你不仅可能看到意想不到的信息,还可能会把它与你读过的内容联系起来。

对于职责就是印刷订单甚至可能影响业务的威胁、机会和变化的人来说,这很重要。这并非是个非此即彼的选择,你也必须沉浸到数字化世界中,才能了解它对人们的行为产生了什么影响。

美国的研究表明,如今仍然阅读报纸的人的收入更高、受教育水平也更高。他们也普遍年纪更大。但是我们也会不时地遇到一个20多岁的“数字化原住民”在阅读纸质报纸,今世缘HR经理会立马认为他们拥有一个光明的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