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印刷纸币起源于交子街

星期日, 02 5, 2012

成都印刷交子的印版交子是世界公认的最早的纸币,该纸币最早由成都印刷发行,可以说中国人是世界上最早数钞票的,而成都印刷纸币起源于交子街(现均隆街)。北宋第四代皇帝-宋仁宗天圣元年(公元1023年),成都就出现了世界上第一张纸币-官交子,这是老成都历史上最为伟大的世界之最之一。

有关交子的起源,历史上是这样记载的:宋初,随着经济的发展,用铁铸钱币进行交易已不能适应需要,成都遂出现了专门为外地商人保存铁钱而收取保管费的铺户,“收入人户见钱,便给交子”作凭证,称“交子铺户”。

交子是四川土话,是票证、票券的意思,交子面额由一贯至十贯不等,发放时临时填写。后改为印发,有五贯、十贯两种,不久又改为一贯和五百文。宋真宗景德年间(1004-1007年),益州知州张泳对交子铺户进行整顿,剔除不法之徒,专由16户富商经营,发行原有定额,每两年整为一届,到期造新换旧,严禁民间私造,交子逐步成了与铁币具有同样职能的信用货币。宋仁宗天圣元年(1023年),政府设益州交子务,以本钱36万贯为准备金,首届发行“官交子”126万贯,准备金率为28%。从商业信用凭证到官方法定货币,交子在短短数十年间就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具备了现代纸币的各种基本要素,将还处在黑暗的中世纪的欧洲远远抛在后面。

由此,老成都那众多的街道中就有了一条见证“交子”诞生的街道——“交子街”。如今,这条毫不起眼的小街静静地湮没在东风大桥旁的“均隆街”上——1997年府南河工程改造完毕后,交子街被取消,与均隆街合二为一,这两条街就只剩下了一个名字:均隆街。今天,在东门大桥一端,有一面长30米、高2.55米的钱币雕塑墙,墙上有两个很小的字:交子。这条由于“交子”而得名的世界上最早的金融街,与一种树、一个人有着极深的渊源。

一个人,就是著名的“交子”之父——宋仁宗时候的益州知州张咏。张咏(946—1015年),北宋名臣,曾两次担任益州知州(相当于成都市长),恩威并用,蜀民畏而爱之。正是在益州知州的任上,张咏规范了“交子”,使其由民间商铺自发的一种担保货币成为了官方认定的纸币,正式在市场上流通。因此,人们称他为“交子”之父。

一种树,就是指用来制作“交子”的构树。当时在成都府所属的双流一带,漫山遍野都生长着构树。由它的树皮可以用来造纸,因此,就成了制造“交子”的最佳原材料。设立“交子务”以后,北宋熙宁元年(公元1068年),监官戴蒙在成都设立了“抄纸院”,由官方设厂生产印造交子用的专用纸张,这是宋朝政府建造的第一家钞纸专用生产厂,双流因广栽构树,成为“印钞厂”的主要供货商。

宋神宗时,规定交子一次印行可行用两届,发行额相应增长一倍,交子开始贬值。宋哲宗时,无限制地增印,交子贬值更厉害。宋徽宗大观元年(1107年),改交子为钱引,旧交子皆毋得兑,除四川、福建、浙江、湖广等地仍沿用“交子”外,其它诸路均改用“钱引”。随后,将管理纸钞的机关也改称为“钱引务”。费著《楮币谱》载:“所铸印凡六,曰敕字、曰大料、曰年限、曰背印,皆以墨;曰青面,以蓝;曰红团,以朱。六印皆饰以花纹,红团、背印则以故事,如王祥孝感、跃鲤飞雀、诸葛武侯、木牛流马……”钱引以三种彩色套印制成,民间不易伪造,从而大大提高了纸钞的防伪性能。陕西等地也曾一度使用交子。南宋初年,淮南路发行过两淮交子,简称“淮交”。

据清《续通典·食货》的〈钱币·上〉写着,交子应为三年一届,其肇因始于宋代巴蜀之铜钱与铁钱混用过于笨重而不便于携,后因无法兑现及诈伪问题,“争讼数起”,“以至聚众争闹”,天圣元年(1023年),转运使薛田建议朝廷设置益州“交子务”,自二年二月发行“官交子”。迄神宗时,交子正式由官方所承认,即熙宁初年将伪造交子等同于伪造官方文书。熙宁二年(1069年)闰十一月,诏置交子务于潞州,熙宁五年,戴蒙建议将每界交子行用期延长到四年,此后交子开始贬值。宋哲宗绍圣元年(1094年),每界交子发行量增至1406340贯,由于新旧两界并行,实际上相当于每界发行2812680贯。宋哲宗元符元年(公元1098年),“增四十八万道”,每界发行量增至1886340贯。宋理宗时,交子与钱引发行满九十九界,又改发三料川引。宝佑四年(1256年),改钱引为四川会子,此后未再更改。南宋末年,米价是北宋的20多万倍,民间已经不收交子了。

如今的交子比黄金钻石要贵千万倍,不知道您有木有呢?如果有,恭喜你,发财了!来自成都印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