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印刷史

星期一, 12 19, 2011

成都历史悠久,有“天府之国”、“蜀中江南”、“蜀中苏杭”的美称,历来是我国的西南重镇,其数“重”之一当然是文化。体现在印刷方面,就是印刷业较为发达。这自然与文化的传承有着密切的关系,成都印刷业早从隋唐时起就已声名远播。

据史料记载,隋唐时期,成都经济发达,文化繁荣,佛教盛行。成都成为全国四大名城(长安、扬州、成都、敦煌)之第三位,农业、丝绸业、手工业、商业发达,造纸、印刷术发展很快,经济地位有所谓“扬一益二”(扬州第一,成都第二)。到唐代,成都在世界上最早发明和使用雕版印刷术,成都的卞家《陀罗尼经咒》、西川过姓金刚经残页、成都樊赏家历残页为世界现存最早的一批印刷品。唐代后期,我国大部分印刷品出自成都。

唐代成都的城市规模比隋朝时扩大了10倍,经济文化更加发达。当时,成都造纸水平很高,成为中国第一个造纸中心,其生产的益州麻纸,是中国古代最著名的宫廷用纸。唐朝廷曾规定:国家图书馆的书必须用成都造的麻纸来抄写。

宋代初期,成都府与杭州一样,印刷业有较好的基础,当时,在成都创刊世界第一部佛教大藏经《开宝大藏经》( 又称《宋开宝刊蜀本大藏经》、《开宝藏》) 5048卷,为后来各种佛藏的祖本。始于开宝四年 (971),至太平兴国八年 (983)雕成13万块经版,国内外现存不过十数卷。

至两宋时期,成都的经济文化继续保持着繁盛局面,其繁盛“与京师同”。诗人宋祁在《成都》一诗中写道:“此时全盛超西汉”。四川印刷业仍居中国之首。

公元九世纪后,四川、淮南、江东盛行印本私历;洛阳重雕佛经;江西雕印道书《刘宏传》。成都书肆除卞家外,又有过家印佛经,樊赏家印《中和二年(882)历书》。中和三年柳玭在成都书市看到阴阳杂记、占梦、相宅、九宫五纬之流及字书小学等雕版印本。

由于宋代时,成都商贸繁华程度达到鼎盛,因此诞生了世界上最早的纸币—交子,用以代替铜币。堪称世界经济史、印刷史、美术史上一件大事! 北宋仁宗时,在益州(即成都)设官办交子业务,由官府公开印刷,官府在这里设立了世界最早的管理储蓄银行“交子务”,发行“交子”。成都印刷的交子纸币

有关交子的记忆,随着时间和岁月的漫漶,已经变得模糊不清,既没有保留下一张当时的交子供人们追忆,也没有一处交子铺户的遗址供人们凭吊。

然而有幸的是,根据文献和实地勘察,我们终于弄清楚宋代成都官交子的“印钞厂”(今世缘注:成都印钞厂位于温江区)就设在今天的铁二局机关所在地,当时称净众寺的地方。

这个发现令我们欣喜不已,曾经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纸币就是从金牛区发送出去的,一张张“朱墨间杂”,绘制着屋宇人物的交子像一群群大雁,振翅飞向市场,飞向中国,飞向世界。

现在的金牛区已经成为成都印刷行业乃至四川印刷行业的主要印刷物资集散地,金牛区北站西一路是成都印刷物资一条街,金牛区白马寺是成都纸张市场。今世缘本部、今世缘门市部和今世缘印务均位于金牛区-成都印刷的核心!

欲了解更多关于成都印刷的历史和信息,请关注成都印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