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印刷-巴蜀科技发明的智慧之光

星期六, 01 28, 2012

 巴蜀是先秦时期地区名和地方政权名,在今四川境内。东部为巴,西部为蜀。据《华阳国志》所记,先秦巴蜀地区的民族有濮、賨、苴、龚、奴、獽、夷、蜒、滇、僚、僰等族称,其中大部分是百濮支系。成都印刷在巴蜀科学技术上有着许许多多非凡的发明和创造,为中华文明和世界文明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成都印刷-蜀郡麻纸造纸术和印刷术是我国贡献于全人类的最著名的“四大发明”之二。根据目前所能见到的资料,巴蜀地区在唐宋时代就是全国第一个最早的造纸中心。当时最著名的纸是“益州麻纸”。麻纸有黄白两种:白麻经过漂白,比较美观;黄麻则加入了黄檗树皮,用它书写可避蛀虫,故唐朝规定 “益州黄麻”为宫庭用纸,仅中央图书库集贤院每月就要用五千番蜀郡麻纸(今世缘印务注:古时纸之量词为番)。另一种是广都(今世缘注:今成都市双流县)的楮纸,即皮纸,纸价低廉实用。第三种是笺纸,蜀中的“十色笺”很受文人的欢迎,其中又以女诗人薛涛用浣花溪水制作的薛涛笺最享盛名。薛涛笺的特点是小张便于题诗,笺纸有十色,上有花纹图案。到宋代,成都印刷出了世界上最早的纸币专用纸——交子纸。造纸业的发展为印刷术的发明准备了物质基础。

我国雕版印刷术的发明大致是在唐初,最初刻印的书籍是当时社会上需要量最大的佛经、天文历算、小学韵书及占宅相墓、阴阳杂记等内容。就刻印地区而言,当时的成都和扬州应是印刷术发源的两个重要地区。现存不多的几件唐代后期的印刷品中凡标明了刻印地点的都是成都或成都地区即“西川”刻本。

1944年出土于四川大学校园内的唐印本《陀罗尼经咒》是全世界现存最早的印刷品之一,这是“成都府成都县龙池坊卞家” 的印卖本,与日本奈良塔内所存《陀罗尼经咒》的四种印本同一时代。另外,敦煌《金刚经》写本中有七、八种注明是抄自“西川过家真印本”、 “西川印出本”字样。现藏英国的“中和二年具注历”也是成都樊赏家印卖的杰作。

成都卞家、过家、樊赏家应该说是已知的中国最早的一批民营出版家。除上述实物外,文献也多证明唐代成都是印刷术的中心。唐懿宗时,日本僧人宗睿回国带有“西川印子”的《唐韵》和《玉篇》,可知在九世纪中叶,西川印本就已传入日本。宋人朱翌说:“雕印文字,唐以前无之,唐末益州始有墨板。”(《猗觉寮杂纪》卷六)这说法是有道理的。印刷术的发明是一个长期演进的过程,从目前已发现的最早的印刷品多为西川印本看,成都确应是雕版印刷术的发源地之一。

五代时期,成都仍是全国印刷中心。后蜀宰相毋昭裔因幼时家穷,借书于有书之家,常受白眼。于是发愤有钱后一定要广印书籍。他为相后,就主持雕版刻了《九经》、《文选》、《初学记)、《白氏六帖》。这是目前所知的我国古代第一批刻印的文学总集和类书。

宋代成都是全国三大印刷中心之一,而成都和眉州又是巴蜀印刷业的中心。“宋时蜀刻甲天下”,在成都所刻《开宝藏》是世界上刻印的第一部《大藏经》,在眉山刻印《册府元龟》和“眉山七史”及其它文集,均享盛誉于世。宋蜀刻本被称为“龙爪本”,版式疏朗,字大如钱,墨香纸润,是传世的精品。世界上第一批纸币——交子,是在北宋时成都印刷的。

明清时代,四川虽不再是全国印书的中心,但印书业仍然很发达。到近代,雕印线装书又在成都等地复兴起来,成为全国的重要印刷基地。

而今的成都印刷依然是西南的印刷中心,每天上百吨的印刷品通过各种物流方式走进千家万户,扮靓城市乡村。

成都印刷-巴蜀科技发明的智慧之光。来自成都印刷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