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纸质书的贪恋 不仅是一种怀旧的乡愁

星期二, 11 4, 2014

成都印刷媒体在互联网媒体崛起的当下被压抑是个不容否认的现实,印刷相关的行业也面临危机,许多独立书店、连锁书店都受到冲击,有的甚至倒闭。如果说书店代表某种怀旧的情怀, 那么这种怀旧的乡愁或能拯救印刷过剩的成都书刊印刷行业。

纸质书为何能给人自在的感受?

或许正是在这种氛围里,人们近几年特重视书店,关于书店的论述不少,而一些书籍出版甚至企图改变人们对书店的既定想象,一位外国作家这样写道:“被书籍环绕的空间让人感到舒服自在,这是为什么呢?每个人都知道资料以非物质的方式保存最有效率,却未深入思考纸质书为何能给人自在的感受。或许有人认为人们对纸张的贪恋,只不过是一种怀旧的乡愁罢了。然而真是如此吗?在我看来,科技装载的资讯量越大,资讯的处理速度越迅捷,纸质书以实体方式存在的意义,也会越鲜明。”

此外,某位散文家也谈到了书店与图书馆之间的差别:“买书与借书,两者间的差异就像一颗电池的正负极。因为无论多喜爱借来的书籍,总有一天都不得不还回去;但购买的书就能保证属于自己所有,而且这个保证没有期限。对我而言,将喜爱的书放触手可及的地方,比什么都重要。‘拥有’这个决定性的差异,令人感到近乎过分的愉悦感。……如果图书馆是一个庞大的宇宙,书店就同时兼有宇宙和世俗的面相。它由商业的企图、个人的嗜好和欲望混合而成,并将这样的氛围渗入每本书,为这个空间带来浓浓人情味。”

成都特色独立书店

在成都繁华的春熙路商圈,连锁书店林立以及许许多多独立书店的冒起,让人见识到成都复兴的人文风气。其实几年前书店业不景气,独立书店成立了独立书店联盟、独立书店文化协会这样的非营利组织,开始大力推动独立书店文化,才有了今日繁盛的局面。

在资本与科技夹击的洪流下,成都今世缘印刷物资有限公司所见到的书店老板们,除了要做每日开店必须的从算账到打扫的各种事物,还要兼顾活动、煮咖啡、参与社区公共事务、投入社会运动、照顾临近的小动物、种田等等各式各样看似‘非书店业务’的工作。

而在选书方面,每家书店又能保持他们的个性,像非常明确的涉外定位和关心世界经济的外文书店。这时候人们会发现,书店已经超出书店的基本范畴,成为理念的容器和个人梦想的起点。

今世缘成都印刷厂欣喜地看到这一切一切的变化,不仅在拯救印刷过剩的成都书刊印刷业,对于成都拼版印刷厂和以专版印刷为核心业务的今世缘印务而言,也是看到了未来的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