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媒终将消亡 部分成都印刷厂亟待转型

星期一, 01 26, 2015

纸媒作为一种内容的生产者和传播者必然被取代,对于未来,虽然成都今世缘印刷物资有限公司还难以预言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商业模式来生产和传播信息,但有一点是确定的——肯定不再是质量更高内容更丰富的印刷品。 互联网让信息传播的方式彻底洗牌,纸媒终将消亡,以书刊印刷为核心业务的部分成都印刷厂亟待转型。

剖析《生活》杂志的三起三落

创刊于1936年的《生活》(Life)杂志曾经在长达半个世界的时间里以每周1300万份的发行量影响着美国和世界。它的第一次停刊是1972年12月29日,电视的普及和电视节目制作水平的提高是其停刊的最主要原因。电视的直观和快捷,和以大量图片为核心竞争力的《生活》周刊形成了直接的竞争关系。在这一轮电视和纸媒的竞争中,严肃或者相对专业的报纸和杂志受到的冲击要小的多。电视的大众传播、大众娱乐特质把它的直接竞争者逼近了死胡同。

纸媒终将消亡,部分成都印刷厂亟需转型-生活杂志封面

纸媒终将消亡,部分成都印刷厂亟需转型-生活杂志封面

上世纪70年代末,纸媒的经营模式已经在悄悄地发生变化,越来越多的杂志和报纸以尽量低的价格出售,收入来源逐渐地从依靠零售转为主要依靠广告收入,这一点尤其是在妇女类杂志和体育类杂志中更为明显(今世缘成都印刷厂注:这和如今成都报纸行业的现状何等想像)。但在占据主流位置的大报、大刊来说,这种盈利模式实在是一种上不了台面的办法,有损读书人的面子。商业模式没有在环境变化时及时的调整,《生活》终于在走上了闭门歇业的道路。

1978年9月,《生活》起死回生,以月刊出版,《生活》活的不宽裕但生存了下来。一直到2000年,《生活》再次停刊。2004年10月,对《生活》的最后一次解救行动开始。《生活》成为了《华盛顿邮报》、《洛杉矶时报》和《迈阿密先驱报》等美国各地103份日报在周末时附送读者的一本又小又薄的增刊。70年的时间,《生活》杂志从一本影响美国生活方式和价值观的主流杂志沦落为刊登名人八卦与家居小窍门的随报附送的小册子,令人感慨万千。

终于,在2007年4月20日《生活》惨淡收场,这一次没有人相信它还有起死回生的机会。威胁纸媒生存的不再是电视,甚至连电视也成为日薄西山的传统行业。互联网让信息传播的方式彻底洗牌。人们讨论的不再是某一本杂志或者某一张报纸的未来,而是整个传媒业的发展方向和商业模式。

报纸恐将成为最早消失的纸媒介

上世纪,一批学者曾预言过报纸的灭亡,最为著名的要数美国北卡莱罗纳州立大学教授菲利普迈尔在《正在消失的报纸:在信息时代拯救记者》一书中提出的报纸消亡时间,“到2044年,确切地说是2044年10月,最后一位日报读者将结账走人”。

进入21世纪以后,不少报纸的经营越来越惨淡,在美国,如《西雅图邮讯报》(147年历史)、《AnnArbor新闻报》(175年历史)、《基督教科学箴言报》(102年历史)等一批百年报纸停止发行印刷版,报纸产业发展的乏力,已经让人相信不久的将来,多数纸质报纸将渐渐消亡,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预言到2050年纸质图书将可能消亡。

媒体作为一种独立存在的生意,其实只有100多年的历史。尽管念念不忘昔日辉煌与油墨芳香的老媒体人都愿意相信,印刷在纸张上的文字和图片天然的符合人们的阅读习惯,但事实告诉我们,以互联网信息技术为基础的新媒体正在毫不留情的侵蚀和摧毁人们在自己成长岁月中养成的习惯。

如今,通过智能手机上的微信和微博,每一个人在自己的手机上的APP定制属于自己的杂志、报纸、广播、电视。纸媒作为一种内容的生产者和传播者必然被取代,对于未来,虽然人们还难以说清楚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商业模式来生产和传播信息,但有一点是确定的——肯定不再是质量更高内容更丰富的印刷品。通过屏幕的阅读和观看收听,必然像键盘取代毛笔和钢笔一样取代印刷品甚至收音机和电视机。

再往后思考一步,在工业化时代形成的依靠高度组织化的方式生产和传播内容报社、杂志社、电台、电视台也未必是可以一直存在下去的机构。谁不及早地认识到这一点,谁就没有未来。如《生活》这样能有三个回合的生死轮回的故事,在传媒界已经不可能重演。

纸媒如果消亡,书刊印刷是否可转型包装印刷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随着成都纸媒行业的不景气,成都书刊印刷企业的发展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为了应对市场环境变化给企业经营带来的困难,转型突围成为很多书刊印刷长思考和实践的热点。在种种转型路径中,由书刊印刷迈步进入包装领域成为众多企业不约而同的选择。

从近几年成都印刷行业的统计数据来看,包装印刷的确表现出比书报刊等出版物印刷更高的增长速度,在印刷总产值中的比例不断提高。那么,这是否意味着书刊印刷企业向包装印刷的迈进已经成为大势所趋?包装印刷能否成为帮助书刊印刷企业走出经营困境的“蓝海”?

在2014年上半年九成上市酒企业绩大幅下滑的现实之下,企业们正在通过各种途径谋求节省成本。某些品牌酒厂甚至提出了“去包装化”的方案。据了解,目前国内一些酒品的包装高达百元,占到成本的30%以上,而国际惯例不超过12%。酒企包装费用的减少,不仅对利润表现有一定帮助,也符合当前的“厉行节约,反对浪费”的要求。事实上,2010年4月1日起开始实施的《限制商品过度包装要求——食品和化妆品》曾对饮料、酒类等包装强制瘦身,其中规定,除初始包装之外的所有包装成本总和不得超过商品销售价格的20%。

2014年,月饼包装盒印刷台历印刷下滑也是相当厉害的,面对纸媒终将消亡的现实,到底成都书刊印刷企业的出路在哪里?云印刷、O2O、互联网思维拼版印刷……或者这里有答案,或许答案还在我们预想的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