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印刷不是成都印刷业的救命稻草

星期五, 09 26, 2014

由于印刷过剩的产能,即使是“金九银十”的好时节,成都印刷业表现得都不是很景气。混合着大数据、云计算、电商、拼版印刷、网络印刷和互联网思维等当下时髦词汇的云印刷关注的人众多,真正明白的人却很少,有的成都印刷厂甚至将云印刷当成了成都印刷业的救命稻草。这种想法是切切要不得的!

云印刷不是成都印刷业的救命稻草

云印刷不是成都印刷业的救命稻草

云印刷的核心技术:云计算

云计算自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它的不平凡。不管是它本身,还是其在各个领域的运用,都可以堪称是一个伟大的创造,甚至连苹果这样的创新梦工场都率先推出了其苹果云服务平台。

美国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院(NIST)对云计算的定义为:云计算是一种按使用量付费的模式,这种模式提供可用的、便捷的、按需的网络访问,进入可配置的计算资源共享池(今世缘印务注:资源包括网络、服务器、存储、应用软件和服务),这些资源能够被快速提供,只需投入很少的管理工作,或与服务供应商进行很少的交互。

“云计算”概念被大量运用到生产环境中,国内的“阿里云”与云谷公司的XenSystem,以及在国外已经非常成熟的Intel和IBM,各种“云计算”的应服务范围正日渐扩大,影响力也无可估量。

2009年,由曙光集团下属“成都超级计算中心有限公司”建设的成都云计算中心开通运营,但至今尚无一家成都印刷企业利用其云计算平台。

云印刷(Cloud Printing)是一种新型的远程网络印刷服务方式,是传统印刷行业未来转型方向之一。成都今世缘印刷物资有限公司结合互联网云系统的理论总结认为:所谓的“云印刷”即印刷技术与数字信息技术的结合,一般包括四个部分,可发送印刷任务的应用程序,传递印刷任务的云印刷服务网络、印刷生产设备以及物流服务。

云印刷在欧美

在美国和欧洲,通过各种形式提供网络化印刷服务的企业较多,如Shutterfly、VistaPrint通过互联网技术起家,提供个性化的印刷服务;LuLu、CafePress、Zazzle等自费出版公司,Dropbox、iCloud、AmazonCloud等云存储服务商,以及一些专业的地区性印刷企业也提供相关的服务。

Shutterfly公司是全美领先的高品质定制化数码产品的服务者,主要提供个性化照片的上传、存储、优化、分享、设计、配送等。自1999年成立以来,Shutterfly公司保持着快速增长,并于2006年在NASDAQ上市。2002-2012年,Shutterfly公司的营业收入从1,601万美元增长至6.40亿美元,复合增长率达到44.6%;付费用户数从36.8万人增长至706.2万人,复合增长率达到34.4%。

2008年左右,一家成都印刷厂模仿VisitPrint提供网络印刷服务,实际上Vistaprint的在线印刷系统是雇佣了8个斯坦福博士为其前台界面系统和后台订单整合系统服务的,岂是单纯模仿即能成功?后来,该企业倒闭,老板转行做其它非印刷类产品去了。

云印刷在中国

2011年,云印刷开始在中国萌芽。这一年,北大方正电子出版正式启动面向印刷行业的中国首个网络印刷云服务平台W2P平台。 短短3-4年的时间,多家优秀的印刷企业大举进军云印刷领域,志在夺取印刷市场制高点,但这其中没有一家成都印刷厂。

  • “凤凰印”云服务平台

2012年4月10日,由中国电信江苏公司与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共同打造的中国电信江苏凤凰云计算中心项目建设正式启动。2013年7月10日,上海国际印刷周开幕首日,江苏凤凰新华印务有限公司又与北京方正电子有限公司就“凤凰印”云服务平台签约。

此次战略协议签订后,方正电子将凭借领先的技术与凤凰新华印务进一步加快“凤凰印”云平台系统建设。该平台上游依托于凤凰传媒丰富的出版内容资源,下游联合多家印企和连锁印点,建立全球范围内数字网络服务平台,真正实现“出版零距离、印刷零差异、发行零库存、版权零担忧”的“云平台”网络印刷模式。

2014年,凤凰传媒将具有云印刷概念的凤凰新华印务纳入上市公司。

  • 长荣公司“云印刷”软件平台

天津长荣印刷设备股份有限公司于2012年12月24日发布《对外投资公告》(公告编号:2012-049),拟在天津北辰科技园以自有资金2000万元投资设立全资子公司“天津健豪云印刷科技有限公司”,从事云印刷及相关产品的技术开发、生产和销售。该次投资的目的是为了设立“云印刷”模式运营总部,搭建云印刷网络平台,在中国大陆实现云印刷产业化,促进公司业务进一步向上下游产业链延伸,提升公司的综合竞争力,增加销售收入。天津健豪于2013年1月16日取得《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2013年4月23日,天津大学与国内首家“云印刷”服务供应商天津长荣印刷设备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在未来共同研发“云印刷”等相关技术。

目前,长荣公司已拥有一套强大的“云印刷”软件平台,未来将在市场推广。该平台将网络技术和云储存技术应用在印刷产业中,彻底改变了传统印刷行业先制版再印刷的局面。“云印刷”平台能将用户上传的电子文件自动编辑排版,同时提供了海量的应用模版,用户只需坐在电脑前轻点几下鼠标就能在短短几分钟内完成任何印刷产品的电子制作。不仅省事、省时,还能为因印刷量小而无法通过传统印刷方式实现低廉印刷的用户提供少量、个性定制印刷服务。

2014年9月22日,东风股份(601515)晚间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香港福瑞投资有限公司(简称“香港福瑞”)拟与EPRINT印刷集团有限公司(股票代码:1884.HK)的股东佘绍基、庄卓琪、林承佳、梁卫明、梁一鹏签署《买卖协议》,出资6787.69万港元收购EPRINT印刷集团有限公司6187.5万股普通股股份,占EPRINT印刷集团有限公司己发行股本的约12.375%。

EPRINT印刷集团有限公司是香港地区领先的云印刷服务商,拥有多个云印刷网络平台及成熟的互联网云印刷资讯系统;同时,互联网“云印刷(CLOUDING)”已被列为公司业务战略发展板块之一,此次收购有利于发挥东风股份主业优势,实现印刷技术与数字信息技术的结合,完善优化东风股份产业结构。

  • 国内云印刷网站纷纷登场

2014年,盛通股份上线了具有鲜明云印刷特征的商印快线网络印刷平台,并在上海成立公司建设云印刷数据处理中心等项目;大族冠华联合我要印发布小型合版云印刷系统;就连作为通信公司的的中国联通公司也看到了云印刷的未来商机,开始推出通过云印刷的方式为个性化手机相册提供印刷服务;今天,大大小小的云印刷网站纷纷上线……

纷纷扰扰云印刷

“印刷过剩,渴望转型”是目前成都印刷厂老板们的普遍思路和向往目标,一窝蜂上马云印刷系统似乎成了众人脱困的捷径,因为:

  • 云印刷有鲜明的互联网基因,迎合了传统印刷产业拥抱互联网的迫切心理
  • 云印刷的蛋糕看上去足够大

2014年春节前后,多家券商发布了对云印刷市场容量的乐观预测,从8000亿元、1000亿元,到400亿元,数据虽悬殊,背后的逻辑却一致,即这是一个足够大的“蛋糕”,尤其是只有少数“玩家”的时候。

  • 先行者的样板效应

经过印刷业内媒体的宣传,美国Shutterfly、台湾健豪、香港EPRINT等印刷企业的转型成功广为人知,尤其是台湾健豪屡见报道的超过20%的净利润率,对饱受微利困扰的成都印刷企业而言无疑形成了巨大的引力效应。

云印刷不是成都印刷业的救命稻草

成都今世缘印刷物资有限公司综合国内外多家知名云印刷企业案例发现,云印刷并非成都印刷业的救命稻草,原因有三:

  • 云印刷更适合像今世缘印刷厂这样客户面广泛的商业印刷企业,而对于希望专注于少数大客户的成都书刊印刷和成都包装印刷企业而言,未必适用;
  • 按照互联网经济的商业规则,在确定的细分市场里往往只有少数平台化企业能够笑到最后,比如团购、垂直电商、网上商城等,云印刷作为具有鲜明互联网特征的商业形态恐怕也不能例外;
  • 同样是做云印刷,不同企业经营业绩相差较大。比如台湾健豪的净利润率超过20%,EPRINT印刷集团只有7%略强,而美国Shutterfly印刷公司2014年第一季度就亏损了3420万美元。

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尤其是在红海中挣扎的成都印刷企业都开始抢占云印刷这个“金饽饽”,争取成为云印刷市场最大的赢家。新的印刷技术层出不穷,传统印刷不是没有市场,关键是要创新,不断找到新的巨量市场,开发新技术与应用。 但对众多冀望在云印刷领域有所作为的成都印刷企业而言,应对上述问题有清醒的认识。根据自身的资源条件,确定恰当的发展目标和相应的运作模式,唯有如此,才可能在云印刷的大蛋糕里分一杯羹;否则,云印刷没搞成,弄得自己云里雾里,那是要不得的,那是要栽大跟头的!